首 页 卡牌游戏 模拟经营 趣闻热点 电视游戏 厂商新闻 游戏周边 射击游戏 小游戏
网站首页 >> 厂商新闻 >>当前页

异地办学的大学那么多,这所国字头有啥独特的?

浏览量:11 次 发布时间:2019-06-11 00:15 编辑: 来源:

2018年10月8日,中国科学院大学(学园一)北京怀柔校区。 (视觉中国/图)


全文共3290,阅读大约需要7分钟


  • 研究所遍布全国是国科大的一大特色,“科教融合是必然选择”。


  • 办学模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根据自身发展需求、依托国科大的科研大所培养及储备人才,另一种则与地方关系更为密切。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汤禹成

南方周末实习生 李霁

责任编辑 | 吴筱羽


名校异地办学并不新鲜。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在全国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中,有41所学校建有异地办学机构。


不过,对于高校异地办学,教育部曾在2018年表态:“教育部历来不赞成高校举办异地校区,原则上不予审批。”


2018年10月,教育部答复《关于加强全国高校布局顶层设计的提案》的文件指出,我国高等教育已进入到以提高质量为核心的内涵式发展阶段,针对近年来高校扩张、频设异地校区等现象,“不宜盲目扩大规模”。


高校直接在异地设立的办学机构一般数量有限,例如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是清华目前唯一的异地办学机构。


不过,在不同于教育部直属高校的另一体系中,中国科学院大学(下称“国科大”)在多个城市建起或拟建地方学院,成为一个独特的异地办学样本。


国科大是中国科学院直属高校,南方周末记者梳理资料发现,近两年,国科大至少和北京以外的13个城市签署了建立地方学院的协议,或形成相关合作意向。广州、宁波、南京、西安、重庆、成都等多座城市,都曾宣布将在当地建立国科大的地方学院。


2018年12月下旬,中国科学院大学兰州学院又进入公众视野,这是当年公开报道的第7个由国科大和地方合作建立的地方学院。


不过,这一计划此后未有下文。


2019年4月23日,中科院兰州分院回应南方周末记者:“(建校)搁置了。”


1

“必然的选择”


国科大2018年度共授予学位10743人,其中包括首届本科生290人。该校与地方合办的学院,招生也仍将以研究生为主。 (视觉中国/图)


在高校异地办学的版图中,像国科大这样与十余座城市有合作计划的高校是少数。它有其自身独特性。


国科大的前身是中科院研究生院,2012年更名,2014年开始招收本科生。如今的国科大在京内有4个校区,京外有5个教育基地,此外还有遍布全国的116个培养单位(研究所)。


研究所遍布全国,是国科大的一大特色。前任校长丁仲礼在公开演讲中曾指出:“国科大同中科院各研究所实行‘共有、共治、共享’体制,因此科教融合是必然选择。”


“科教融合”某种程度上可以被解释为“院所合一”,研究所是科研单位,学院是教学单位,“科教融合”即科研和人才培养合一。据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了解,这是国科大办学的战略方向,也是其在多地办分院的动因。


一名国科大知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国科大设立地方学院是为了强化地方研究所的教育功能,我们不是沙地上长出的学校,有很好的科研基础,所以我们希望发挥学科优势,去更好地服务地方经济的发展。”


国科大建立的地方分院大部分是直属二级学院,多为依托中科院地方研究所建设的科教融合学院,培养的学生以研究生为主。


据宁波市教育局高等教育处副处长王勇回忆,2014年,刚成立的国科大希望依托各地条件较成熟的研究所来拓展研究生培养。“位于宁波的中科院材料所主动提出,希望宁波市能跟国科大对接,依托材料所建立宁波材料工程学院。”


国科大提出邀约后,宁波市跟国科大校长进行了对接。2018年2月,宁波材料工程学院正式揭牌成立。


宁波教育局高等教育处处长董刚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原本的研究所并非专门的人才培养学校,招生规模很难扩张,挂上学院的牌子,在招生指标上可以有所增加。”


一名浙江高等教育系统人士补充说,材料工程学院建立后,新增了七万多平米建筑面积,能承载更多学生在校学习生活。


2

合作办学模式仍在探索


在细节上,国科大与不同地方合办的地方学院也有所差异。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国科大福建学院为独立法人,研究生招生指标由福建省教育厅和中科院共同确定,成都学院筹建协议里也明确了独立法人地位。但并非所有地方学院都像国科大福建学院、成都学院一样是独立法人。


在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宁波、青岛等案例中,受访者均告知他们负责的地方学院并非独立法人,地方政府不分拨招生名额,招生名额由国科大统一分配。


中科院海洋研究所青岛科教园工作办公室李俨表示,青岛国科大海洋学院的研究生学籍属于国科大,国科大按比例划分名额,学位证由国科大统一颁发。


董刚则介绍,“国科大性质特殊,既非部属也非省属,属于中科院,招生名额自己定,但一样也要经过教育部归口。”国科大宁波材料所的招生名额和青岛一样,不属于省教育厅管辖,不会挤占省教育厅分到的招生名额。


董刚用浙江大学宁波软件学院类比国科大宁波材料工程学院的性质。前者的教育教学方面由浙江大学管理,安全稳定、学校建设、经费支持等由宁波市教育局归口管理和指导,“国科大宁波材料工程学院建成后也会采取同样模式。”


无论是福建学院,还是宁波、青岛的地方学院,尽管校舍尚未落成,但均已以新学院的名义开始了招生工作。


董刚称,宁波材料工程学院土地已拨好,建设方案也已完成,将于2019年正式开工建设。此前在2018年2月揭牌创办后,宁波材料所便以材料工程学院名义招生。目前新生上课、住宿都在研究所里,待马路对面的新校区建好,学生会搬进去。“现在招生人数仅几百人,到新校区后会招更多。”


前述国科大知情人士称,各地方学院的具体办学模式还在探索之中,学位授权、质量把控还是由国科大统一做,但学院间的布局可能有差异。


南方周末记者梳理目前的合作办学名单发现,国科大地方的办学模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根据自身发展需求、依托国科大的科研大所培养及储备人才,另一种则与地方关系更为密切。


前述国科大知情人士介绍道,国科大在长春的大珩学院、上海的药学院都属专业学院,是科研力量雄厚的大所独立设的学院,“而新建的学院基本上按地方名字,如成都学院、重庆学院,这些学院刚把架子拉起来,如何进行功能定位目前还比较难”。


大珩学院是国科大依托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建立的专业学院。该所研究生部王静轩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大珩学院不是和地方政府合办的学院。按我理解,我们和宁波、成都之类的学院宗旨不一样,他们主要是服务地方经济建设,我们就是要在光电领域培养人才,不是为地方政府去培养。”


3

来自地方的办学冲动


在媒体报道中,高校异地办学的冲动并非仅仅来自学校本身,还有地方政府。


一位长期关注教育政策的学者称,当一个地方拥有的教育资源和财富资源不相匹配时,就会出现为高校提供资源、大力引进名校的现象。


深圳便是典型。深圳市长陈如桂曾在公开场合表示,高校是深圳教育事业的短板,与深圳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创新能力等方面不相适应,正在加大投入。


参与国科大福建学院招生的陈小波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各地的合作,有些是国科大和研究所主动,有些是地方政府主动,也有可能“双方有意”。


在青岛、宁波的案例中,这两座城市都创造了对高校的拉力。


李俨回忆,青岛市政府在国科大青岛海洋学院的建设中起到了主动的推动作用,提供科教园2000亩土地和25亿资金。“青岛市加大投入,希望通过名校入驻提升城市气质和人均素质,国科大在外地办学院是可行的,实力又很强,他们就想和中科院谈一谈。”


董刚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宁波研究生人才数量短缺,成立材料工程学院也有助于帮助宁波培养更多人才。当地主政者非常重视此次合作,宁波市政府会提供土地、建设经费和研究生培养经费。


董刚这样分析国科大彼时的诉求:“国科大希望人才培养能跟产业相结合,跟宁波这样新材料产业密集的地方合作,研究生的培养就能更好地跟企业对接。”


不过,除本文提及的少许案例外,国科大见诸媒体的一些地方学院,都像兰州学院一样,因种种原因仍停留在初步规划阶段。


2018年初,中科院武汉教育基地管理委员会2017年度工作会议上,武汉教育基地办公室主任杜永成作了《中国科学院大学武汉校区建设方案》的专题报告。2019年初,南方周末记者致电中科院武汉分院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复:“目前还没建好,还没有消息,也没有签约,应该还在谋划。”


中科院成都分院教育基地则回应:“只是签约,还没开始建设校区,现在是考虑怎么建的问题。”


也有未果的合作。2016年11月19日,中国科学院与深圳市政府在深圳签署《深圳市人民政府 中国科学院在深合作办学备忘录》,双方将合作建设中国科学院大学深圳校区。但日前,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文宣办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们以前确实希望建成国科大深圳校区,但后来没成功。”


前述国科大知情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目前的处境:“院(中科院)里对这块的布局,目前尚未明确定调。前面有些探索性的尝试,哪些是确定的,哪些是摸索的,目前还没有明确说法。”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danopt.com/post-mulu-1508664.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