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卡牌游戏 模拟经营 趣闻热点 电视游戏 厂商新闻 游戏周边 射击游戏 小游戏
网站首页 >> 棋牌休闲 >>当前页

20城打响自动驾驶争夺战!圈地砸钱拉人头,创业公司不够用了

浏览量:181 次 发布时间:2019-07-11 01:17 编辑: 来源:

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文 | Origin

自动驾驶,让全国各地的政府都兴奋和行动起来了!

上周,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在北京落幕。腾讯马化腾、百度李彦宏、比亚迪王传福、吉利李书福等互联网圈、车圈一把手的现身,让这场工信部主办的会议成为了年内咖位最高的智能汽车大会。

北京在这场会议中点明了自己在自动驾驶竞赛中的领先优势,当着全球车企高管的面儿狠狠秀了一把肌肉!

但北京秀肌肉其实也是“迫不得已”,车东西发现,在汽车智能化带来的机会下,一场自动驾驶产业争夺战正在中国的城市间打响。众多城市使出浑身解数,给地给钱给政策,想要捉住这百年一遇的巨大变革!

在自动驾驶政策、基础设施建设、自动驾驶会议及赛事、企业资金扶持等层面,二十座城市之间,一场自动驾驶产业争夺战已然开始。

自动驾驶争夺战20城分布图谱

车东西制作了五张图表,一览国内地方政府追逐自动驾驶产业的图景。

一、十一城已出台自动驾驶路测法规

产业要发展,政策要先行。

各个城市对自动驾驶的争夺,首先是政策上的博弈。

此前在法规尚未明确的情况下,进行自动驾驶研发的企业因为无法可依,测试车不能上路,只能在封闭场地进行测试,或者通过仿真系统模拟测试,收集的场景数据严重不足。

而在去年底,随着北京市政府出台《北京市关于加快推进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有关工作的指导意见(试行)》和《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管理实施细则(试行)》,自动驾驶路测法规的突破口被打开。

2018年4月11日,工信部发布国家级政策《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后,国内已经有十一个城市出台了自动驾驶路测相关的管理规定与办法,分别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长春、长沙、保定、平潭(福建)、天津。

其中动作较快者如北京、上海、深圳、重庆,都赶在了国家级政策出台之前放出了本地的政策。

从表面看,十一个城市都出台了文件试图扫除自动驾驶路测的政策障碍。但细究一番,可以发现因为政治级别、经济地位、相关产业发展水平的不同,这些政策的“响度”以及详尽程度都不相同。

其中,北京是将路测管理办法、细则、评估内容与方法乃至场地要求全部出台,可谓是国内最全的地方自动驾驶路测法规。而上海虽晚一些,但依托本地发达的汽车工业以及安亭国际汽车城,也很快围绕安亭划出了具体的路测路段。

在上海之后,重庆则于2018年3月14日公布了《重庆市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管理实施细则(试行)》,成为政策出台速度上的“自动驾驶第三城”。

而有一汽坐镇的长春,在4月16日出台了管理办法与路测实施细则。

连科技公司与整车企业落地较少的长沙,也在4月16日发布了管理细则。

而在政治等级上较低的河北保定、福建平潭,虽然也拿出了相关政策,但却离主流的视野较远,所获关注甚少。其自动驾驶路测地方政策,更像是为本地的长城、金龙两家车企配套,有意思的是,两家车企在自动驾驶上的主要合作伙伴都是百度。

今年7月,天津发布了《天津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办法(试行)》,随后天津市又表态将建立中国智能网联汽车北方测试中心。

7月31日,杭州再发《杭州市智能网联车辆道路测试管理实施细则(试行)》。

至此,国内明确颁布自动驾驶地方法规的城市达到了11个。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城市的自动驾驶法规详尽程度明显不同,城市级别越高、互联网与汽车产业基础越好的城市,其法规就越完善。

不过同样需要提到,先行的自动驾驶路测文件大多都是征求意见稿与试行条例。盖因整个自动驾驶业态还在快速发展、变化中,政策也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动态调整。

但上述十一个城市,已经通过自动驾驶路测的“政策红利”,抢到了一些自动驾驶产业的机会。

比如重庆早早颁布自动驾驶路测法案,加之当地有特殊的交通地形,7家企业鱼贯而入,获得重庆自动驾驶路测牌照。重庆一跃成为西部的自动驾驶测试中心。

长沙的自动驾驶管理细则公布后,配合其建成的湘江新区测试区,到目前已经进行了超过一百次自动驾驶项目测试。

二、十四地建设自动驾驶测试基地

政策落地,只是为自动驾驶发展松绑的第一步。政策出台本身,也是为了自动驾驶车辆真正上路进行测试而服务。

因此与政策同步,乃至于早于自动驾驶路测政策出台,国内就已经掀起了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基地的建设热潮。

国家智能网联汽车(上海)试点示范区,作为国内最早的自动驾驶封闭测试基地,在2016年6月便投入了使用。由于建设时间早,并且囊括了200余个测试场景,位于上海国际汽车城的这一测试基地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与之等同的竞争对手。

因此,它一直是处于满负荷运转的状态。在开园的两年时间中,上海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区为40 多家企业提供了 450 余天次、超过 5000 小时的测试服务,在所有封闭测试基地中当属第一。

国家政策明确自动驾驶汽车应先在封闭测试中考核合格,而后再进入开放道路测试的流程确立后,一大批已经建成或者正在建设的测试基地纷纷浮出水面。

仅在北京,就有四个区各自拥有功能不尽相同的自动驾驶测试基地。

其中,同属于国家智能汽车与智慧交通(京冀)示范区的亦庄基地与海淀基地,前者注重V2X、智能交通,在2017年6月就开放了潮汐道路通信测试;而海淀基地则于今年2月开放了封闭测试,成为一众自动驾驶车上路前进行封闭测试的首选,无论是车企还是互联网巨头,亦或是自动驾驶初创公司,都活跃与此。

北京海淀,自动驾驶封闭测试基地

而一众通信企业则与房山区政府合作,建立了房山5G自动驾驶示范区,在示范区内安置了5G基础通信设施,着力探索5G在智能驾驶上的应用。

北京开放的自动驾驶测试道路里程也是一骑绝尘,总计已达123公里。

上海,在今年3月围绕上海嘉定国际汽车城开放了城区道路供自动驾驶车辆行驶,但仅有5公里出头。来到9月后,上海在嘉定、临港分别增加5.5公里、26公里自动驾驶测试道路,自动驾驶测试道路里程已经超过了30公里。

同属一线城市的广州深圳,虽然既没有官方的自动驾驶封闭测试基地,也没有明确的面向所有企业的公开道路测试区域,但却分别为本地的自动驾驶企业“特事特办”。

深圳市政府特定在福田区划了一块试验区供海梁科技测试其无人大巴,Roadstar.ai的无人车也被允许在有驾驶员的情况下上路;广州市政府则分别以百度系出身的无人驾驶初创小马智行、景驰为先锋,将生物岛、南沙划给了两家企业作测试之用。

海梁科技的无人大巴

在正式的自动驾驶测试基地项目上,两地政府都选择了与这一领域的先行者——密歇根大学的M-City合作共建。

在重庆,重庆车检院的机动车强检试验场,则在经过智能化改装过后,成为了交通部认定的首批三家自动驾驶封闭场景测试基地之一。百度的“阿波龙”,以及Roadstar.ai的无人车,都被送去进行检测。

杭州,被称为当地首条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的葛巷路,就建在离阿里西溪园区南门一公里的地方。长沙,湘江新区智能驾驶测试区的一期工程已经于今年6月正式投入使用,阿里巴巴的达摩院还在其中进行过测试。

湘江新区智能驾驶测试区开园仪式

长春的国家智能网联汽车应用(北方)示范区也在今年7月投入使用,目前有3公里封闭道路投入测试。与国内其他所有自动驾驶测试基地都不同的是,长春这一测试基地的测试场景,包括了冬季的冰雪场景。

保定徐水的自动驾驶测试基地,实质上则是国家智能汽车与智慧交通(京冀)示范区的一部分,主要依托长城的徐水试验场作为封闭测试场地,向当地的大王店汽车产业园以及燕郊的创业基地拓展公开道路测试。

天津在建的“中国智能网联汽车北方测试区”,则在筹备近期开放周边首条开放测试道路。

曹妃甸、无锡(准确地说,无锡的自动驾驶测试受江苏省自动驾驶测试规范文件约束)、武汉等地,尽管还没有具体的自动驾驶测试政策出台,但测试基地的建设也是早早起跑。

无锡的国家智能交通综合测试基地在2017年9月便宣告揭牌,唐山曹妃甸区则在今年3月与图森未来签约共建自动驾驶卡车测试基地,而武汉的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区在去年开工,预计明年落成。

一一细数,眼下,总共有十四座城市,无论是封闭场景还是开放场景,都有了相关的自动驾驶测试基地。

其中,开放道路越长,所涉场景越多的,越能满足自动驾驶对场景数据的需求,对企业的吸引力也就越大。从这一点来看,京沪两城的条件最为优厚。

三、自动驾驶大会大赛秀地方号召力

然而,就算是有自动驾驶测试基地,各地政府仍表示营造的产业生态不够立体。为了提高热度、招商引资、吸引相关企业入驻,不少地方政府的自动驾驶竞赛又进入了另一个层面:举办自动驾驶相关会议与竞赛。

车东西观察到,由于自动驾驶业态与最火的人工智能高度关联,同时一同举行也可以节省人力物力,各地政府往往热衷于将自动驾驶板块打包进一个地方主推的AI大会中。

今年5月,天津召开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大会同期配套了第二届世界智能驾驶挑战赛,吸引了近100支团队参加。

8月,重庆市政府主办的智博会上,i-VISTA智能汽车挑战赛同期举行,也吸引了超过30支队伍参赛。

重庆,i-VISTA自动驾驶挑战赛

9月,上海召开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时,无人驾驶一哥Waymo负责人的出现,成为了大会的一大亮点。就在去年末,上海还举办了中国智能汽车大赛,同样超过30支队伍参赛。

刚刚结束的北京智能网联汽车大会,是难得的没有相关自动驾驶赛事的政府主导会议,但马化腾、李彦宏、王传福、李书福等互联网圈、车圈大佬的到场,让这一会议成为今年咖位最高的自动驾驶相关大会。不过据车东西所知,并非组委会无意办赛,而是因筹备时间太短不允许。

眼下,一些地方政府对自动驾驶的议题也更加重视,下个月,苏州相城区将主办全球智能驾驶峰会,自动驾驶将完全唱主角。

实际上,自动驾驶或是智能驾驶成为政府主办会议的主要议题,也就是近两年的事。而密集的行业大会让行业人士的话语都不够用了。各个大会频繁拉一些明星公司高管前来站台,疲于应付的高管们常出现“一套PPT与说辞对付数个大会”的情况。

而与会议配套的自动驾驶赛事,也常常显出不尽完善之处。

在天津的世界智能驾驶挑战赛中,有队伍的无人车直接“翻车”;而在重庆的i-VISTA智能汽车挑战赛中,有业内人士向车东西吐槽,得奖率设置得太高。

但会议的“热闹程度”,表面上直接与地方在自动驾驶产业中的号召力挂钩。所举办的自动驾驶会议、赛事,也常成为地方主官结识自动驾驶高管的平台,为地方吸引自动驾驶企业入驻提供渠道。

如果把各地的自动驾驶示范区比作一个池塘,那么这些会议,就是将自动驾驶相关企业网罗至此的“第一张网”。

四、一线、直辖市:真金白银留住自动驾驶企业

不过,自动驾驶企业作为人才资本密集型产业,十分需要钱。各地方政府能以怎样的方式给钱、给多少钱,也成为了自动驾驶企业是否选择落地在此的重要参考因素。

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一线城市与直辖市,往往在这方面表现慷慨。

以北京为例,自动驾驶企业归属于高新技术企业,可享受三年内免征所得税、四到六年所得税减半的待遇。

在各个城市,具体到不同地区、不同领域,还会有对应的专项减税扣除。比如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就享受了重庆两江新区的研发费用加计扣除,减免税款158万。

这些,都是政府帮着自动驾驶企业、产业“省钱”。

而要让企业做大做强,政府往往还会介入到对自动驾驶公司的投资中。政府或国企牵头的产业基金,就是一个常用的办法。

上海国际汽车城去年发起了“星辰计划”,投入2亿专项资金支持100个智能网联和新能源车创业项目。地平线、智行者、纵目科技、速腾聚创等自动驾驶企业纷纷入选。

北京中关村发展集团,则通过旗下的投资基金上场向在中关村内创业的清智科技、中科慧眼、奥特贝睿三家自动驾驶公司直接投资。

重庆政府所拥有的重庆产业引导基金,也联合诸多民间基金成立了7亿元额度的专项基金,投给智能汽车产业中的公司。

不过,这些投资往往也不是无条件的。视拿钱多少与企业的战略安排,被投企业或将总部搬过来,或者至少设立一个分部、研发中心。

此外,除了投资,政府还会向优秀的自动驾驶企业及人才“直接发钱”。

以天津为例,天津市政府今年出台的红头文件《加快推进智能科技产业发展总体行动计划和十大专项行动计划的通知》中,明确表示自动驾驶企业属于智能科技产业,

“对在津创办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科技型企业,并担任董事长或总经理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国内外院士等顶尖大师,给予一次性200万元奖励资助、最高1000万元科技成果转化资金补助;对创办科技型企业的“杰青”“长江学者”等领军人才,给予一次性最高200万元奖励资助和最高200万元科技成果转化资金补助。”

减税减租、股权投资、现金补贴,成为大城市们争抢自动驾驶企业的主要“财技”。

五、二三线城市:抢自动驾驶公司分部、工厂、项目

相较于一线城市、直辖市,二线、三线城市无论是在人才实力、政策进展、财力雄厚程度、基础设施建设,都无法与之比肩。但没人会想错过自动驾驶带来的机遇。

各二三线城市集中发挥自身在某一点上的优势,大力招徕自动驾驶相关企业,不求能把企业的总部搬来,但求分部、研发中心或者是生产工厂乃至一个具体项目能够落在本地。

江苏苏州、嘉善,安徽安庆、芜湖,广州中山,江苏常州,河北唐山曹妃甸等城市皆在此列。( 其实雄安也有不少自动驾驶企业进驻,但它更像是北京自动驾驶公司们的“后花园”)

作为一座汽车产业基础较好的城市,苏州在引入自动驾驶企业上非常积极。

苏州政府今年7月宣布引入的Momenta进驻相城新区,日后在当地建立无人车车队。苏州当地将出资与后者成立自动驾驶产业基金,帮助产业生态成长。

而在一周前,Momenta宣布2亿美元融资时,苏州国资背景的苏州元禾资本也在投资人之列。

Momenta的公关人员告诉车东西,Momenta今年在苏州设立了初速度(苏州)有限公司,是Momenta的总部。而Momenta的苏州公司会在当地研发包括L4级自动驾驶技术在内的多种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现在已经有大量的研发人员进驻苏州。

在更早些的时候,今年3月底,苏州还与智加科技(Plus.ai)签订了合作协议,同样将智加引入相城新区。现在,智加的苏州分部在研发上是与其北京分部地位平起平坐的研发中心。

同样位于浙江的嘉善,则在去年的时候就引入了驭势科技。依托当地的智能制造基础,嘉善落地了驭势的无人车制造工厂,还顺便将驭势的无人车运营项目带到了当地。

在智能制造的标签下,嘉善还吸引了总部在深圳的激光雷达公司镭神智能到当地设制造工厂。今年5月,该工厂正式落成。工厂目前运行得“挺好”,镭神智能CEO胡小波向车东西表示。

也有些城市的产业基础原本与自动驾驶并不对应,但架不住对新产业的热情——比如原本强于石油化工与重工的安庆。

2017年8月,安庆市政府宣布引入景驰,未来在当地运营无人车出租车。安庆在筑梦新区为景驰提供了办公场所。不过,在景驰安庆分部工作的,有很大一部分是负责数据标注的兼职人员。而景驰的工作人员也曾向车东西证实,他们在安庆有一个“小规模团队”,专门负责“做项目”。

素以轻工闻名的中山,也走在产业转型升级的路上。

去年末,中山政府吸引了后者在当地建设其无人车工厂。接受车东西采访时,智行者CEO张德兆表示中山政府在税收、土地、基建等方面给出了一定的优惠,智行者中山工厂已经动工,预计10月底即可投入生产。

还有一些自动驾驶企业与当地政府的合作,则另有一番机缘巧合。

最近发布了新车的车和家,其制造工厂坐落在常州。其实,这一工厂的一期工程是用来投产车和家的首款车型——低速纯电动车SEV的,然而因政策原因这一项目中止。

但做无人物流车的新石器接收了车和家的投资,应用了车和家为SEV开发的底盘,也接手了车和家暂时闲置的产能。通过车和家,常州市政府也和新石器建立了联系。

眼下,新石器的无人零售车,已经开始在常州试运行。

昨天出现在车东西文章中的酷哇机器人,则被芜湖看上。今年8月,酷哇机器人融资1.35亿元时,奇瑞旗下的芜湖远大产业资本参与投资。酷哇的无人车,使用了奇瑞的新能源车作为平台。

因此,酷哇的生产基地也安置在芜湖,负责电子电路集成与核心硬件制造。

上述二三线城市中最积极的唐山曹妃甸政府,则在2016年底就主动向无人卡车公司图森抛出了橄榄枝。

由于曹妃甸是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有一些先行试点政策的权限,同时曹妃甸港与唐山之间有一条基本用于物流运输的高速公路,因此曹妃甸给图森提供了卡车高速自动驾驶测试场景。

上文也提到,合作一年多过后,双方再进一步在曹妃甸合作建立了无人卡车测试基地。

结语:自动驾驶城市竞赛全面打响

眼下,在自动驾驶企业之间相互竞争的同时,一场城市之间的自动驾驶竞赛也赫然打响,并愈演愈烈,20个城市展开“厮杀”。

各地政府的政策竞赛、测试园区竞赛、会议竞赛乃至资金竞赛全面开赛,要在自动驾驶时代博一个身位。

但车东西也从行业人士处得知,尽管各地政府使出重重招数为自动驾驶的发展扫除障碍,但对自动驾驶尤为关键的路测,政策仍然跑得还是不够快,而政府部门在具体管理操作方法上权责仍然不够明晰(比如北京有部公路院与海淀基地两大封闭测试场,重庆也有中国汽研与车检院两个封闭测试场),加上技术成熟度问题,企业不敢贸然行动,国内自动驾驶路测的进展不如想象中顺利。

这也说明,在这场城市间的自动驾驶产业升级战中,把产业摊子铺开、追求声量与数量的第一阶段竞赛已经快要结束。政府各项措施联动,把自动驾驶车辆真正合规化、大规模送上道路测试,才是衡量一个城市自动驾驶产业发展水平的关键。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danopt.com/post-mulu-1665769.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